退伍一週年感想

去年的今天,當我開著向同事借來的車緩緩的駛出營門時,從牛皮紙袋中拿出退伍令給防炮的哨長檢查放行時的那種心情,沒有當過兵的人是無法體會的。而如今一轉眼,一年竟然就這樣過去了,果然在外頭的日子總是過得別快。

就在昨天,還跟老師聊到當士官訓時在海軍技校報告類神經網路的往事;但回想過去的一年,一時間我竟想不出自已究竟做了些什麼,反而當兵時的點點滴滴,那些畫面都還在歷歷在目、清晰可見。

當兵的這段時間,到底對我的人生有什麼幫助,現在我也還不知道。但至少增廣了不少見聞,接觸到了平當平常接觸不到的東西,交了不少好朋友。我想,這段一年半的人生歷程,將會是我生命永遠的回憶!

Guten Tag! Ich heiße Yanni Chang.

今天我德語L1課程的第一次上課,老師是個很親切的德國女老師,有個中文名字叫「陸夢蓮」(Simone Luh)。來台灣五、六年了,老公是台灣人,在德國唸PHD是和她認識的,有個可愛(老師自已說的)的女兒。雖然老師說她中文不好,所以上課幾乎都是用英文解說,但我覺得其實她講的算不錯的了,偶爾還會”落\”個台語。

第一堂課當然要自我介紹,所以很自然的我就學了這輩子的第一句德語:「Ich heiße Yanni Chang.」(My name is Yanni Chang)。還學了幾句如Guten Morgen, Guten Tag, Gute Nacht…(Good Morning, Good Day, Good Night…)之類的招呼語。其實拼音型的語言不外乎就是字母、發音、單字和文法;雖然說德文字母和英文長的很像,但德文的發音還真是比較不容易唸(老師說她覺得比中文好學太多了 XD)。不過還好老師很有耐心的一再幫大家正音,加上教學活潑,三個小時的課程就在字母的背頌、文章的朗讀中很快地渡過了。

有個關於語言學習的故事是這麼說的:「如果把語言比作一片森林的話,學英語的人是笑著走進去而且笑著出來;學韓語的人是笑著進去哭著出來(Sitner Stinger看到沒!);學日語的人是哭著進去但是笑著出來的;而學德語的人則是哭著進去最後哭著出來的。」希望十週過去後,我能嘴角帶著一絲絲些許的微笑步出這片叢林。

中原10年

今天是中原大學50歲的生日,學校以辦喜事的心情,風風光光的大肆慶祝,不但舉行了大大小小的活動,還花了不少錢將校門口整修的漂漂亮亮的。想想自已85年入學來,在中原也待了快十年了,扣除掉當兵的一年六個月外,這十年間,我幾乎花了五份之四的時間在這個地方。看著學校從水泥路變成柏油路,醫工館成了教務處,作普年實驗的鐵皮屋現在也成了教學大樓。十年過去,學校變了不少,景色變了,人也變了,而一轉眼我也即將邁入人生的第30個寒暑,這十年來,我又變了多少呢?